《致约瑟芬》—拿破仑

1796 年11 月13 日于维洛那 

我不爱你,一点儿也不;相反,我讨厌你——你是个淘气、腼腆、愚蠢的灰姑娘。你从来不给我写信,你不爱你的丈夫:你明知你的信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快乐;然而,你却连六行字都没给他写过,即使是心不在焉、潦潦草草地写的也好。高贵的女士,你一天到晚干些什么呢?什么事这么重要,竟使你忙得没有时间给你忠诚的爱人写信呢?是什么样的感情窒息和排挤了你答应给他的爱情,你那温柔而忠诚的爱情呢?那位奇妙的人物,你那位新情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能占去你的每一分钟,霸占你每天的光阴,不让你稍稍关心一下你的丈夫呢?约瑟芬,留神点,说不定哪个美丽的夜晚,我会破门而入。我的爱人,得不到你的讯息,确实使我坐立不安。立刻给我写上四页信来,四页充满甜蜜话语的信,我将感到无限快慰。 

希望不久我将把你紧紧搂在怀中,吻你亿万次,像在赤道下面那样炽烈的吻。 
波拿巴 

1796 年11 月27 日 
下午3 时于米兰 

我一到达米兰,立刻跑到你寓所去;我丢开一切来看你,来拥抱你–你却不在那里,你从这个城市跑到那个城市,到处寻欢作乐;你是在我快要到达之前走的;你已经不把你亲爱的拿破仑放在心上了。你当时爱他只是出于一时心血来潮;你的变幻无常使他对你冷淡了。由于习惯于出生入死,我懂得如何弥补生活中的烦恼和痛苦。我现在经历的不幸是难以言状的;这一切原是可以避免的。我在这里将等到9 号晚上。不要感到为难,寻求欢乐去吧;欢乐原是为你准备的。只要能使你快乐,世上又何乐而不为呢?只有你丈夫一个人非常、非常的痛苦。 
波拿巴 

1806 年11 月6 日晚九时于柏林 

我收到了你的信,你好像很生气,因为我说了女人一些刻薄话,一点儿也不错,我最痛恨的就是偷情的女人。我习惯于规矩、温柔、体贴的女人;我爱的是这种女人。如果我被惯坏了,那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你一定注意到,我对德哈茨费尔夫人就很宽厚,她是个聪明而规矩的女人。当我把他丈夫的信给她看时,她深情而真挚地哭了,一边对我说:“啊!果然是他的笔迹!”她念信那声调深深打动了我的心;她使我难过极了。我对她说:“好吧!夫人,把那封信扔到火里烧了吧;现在我再也不忍心下命令惩办你丈夫了!”她把那封信烧了,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她丈夫如今再也不必提心吊胆了。如果我们晚两个小时见面的话,那就来不及了。你看,我爱的是规矩,真诚、温柔的女人;但那是因为她们像你的缘故。再见,我爱;我身体很好。 

拿破仑 

1810 年4 月21 日于贡别纽 

我爱,你4 月19 日的来信收到了——写得很糟糕,我还是依然故我,像我这样的人是永不会变的。我不知道欧也纳对你说了些什么。我之所以没有给你写信是因为你不给我写,其次是我只希望你心情愉快一点。听说你要到马尔梅松去,并且对此感到满意,我很高兴。我很希望收到你的信,同时也乐意写信告诉你我的景况。不多写了,等你把这封信和你那封信作了比较之后再说吧;那时,我将让你自己来判断:我们两人究竟谁对谁好,谁比谁气量大。 

再见,我爱;保重身体,对待你自己和我都要公正些! 

拿破仑

欢迎大家加火柴QQ:304328469,关注空间动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