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这件大事

文/郑执

1.

我有一个干弟弟,从小一起长大,两家父母是二十几年的老朋友。干弟弟家庭条件优越,父母早早把他送去美国留学。他从小就是善良朴实的孩子,家庭富足却从不乱花钱,不知道撒谎两个字怎么写,又非常有爱心,与全世界交善。扶老太太过马路,攒零用钱捐孤儿院,一切雷锋日记里写过的事他都真的做过,而且是持之以恒地在做,更自幼在无人引导下崇信佛教,外加相貌生地憨憨的,活像个小弥勒佛。

但也正因他过分单纯的天性,父母放他去大洋彼岸又总是担心,担心他被骗,担心他被人伤害。好在老天对这个善良的孩子始终眷顾有加,一直在美国生活得好好的。

几年前,他从美国放暑假回来找我玩,虽已多年未见,仍旧一见如故。特别是他那副闪烁着纯真的眼睛,赤诚如初。他仅比我小两岁而已,如今也长大成人,却还是一口一个“哥”地唤我,令我颇为感动。我也关切地问起他在美国的生活,有没有什么青春期男孩子的困惑不方便跟父母聊的,可以跟哥说说。

他坦诚地说,我还真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哥,你会搞对象么?

他一脸憨萌的表情让我笑出声来。谈恋爱就谈恋爱呗,还用搞对象这么质朴的词。但问题本身确实把我难住了,当年我自己还深陷一段纠结难缠的虐恋中无法自拔,你问我会不会搞对象?我连自己是怎样的人都还没搞明白,哪还有本事搞定别人的对象呢?

我只好循循善诱地一步步来。

我问他,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干弟弟点头说,嗯,是我的初恋

哎呀我去,还是初恋,这更难搞了。每个人回首初恋时的自己,大概都是兵荒马乱,落魄不堪吧。我心说,初恋根本不懂爱情,没搞。

但我看着他虔诚膜拜我的眼神,又不忍心直说爱情就是一团乱麻,你自己慢慢解去吧。毕竟,这是一个男孩子的初恋,又是如此简单善良的男孩子,如果我能够给他哪怕一点点值得他日后回味的非建设性意见,也算积德行善了。哪怕,爱情这件事,我自己至今也还是无能为力,更何况是初恋。初恋对一个男孩子有多重要,只有男孩子自己知道。我指的是人生意义上的重要,绝非一个不可取代的人。

于是我接连抛出几个问题:女孩子是你的同学么?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年纪比你大还是比你小?家庭条件怎么样?她将来怎么打算的,是留在美国还是跟你回国?

blablablabla……

他听傻眼了,半天没喘上来气儿,涨红脸憋出一句反问:喜欢一个人,跟这些有关系么?

果然啊,初恋不懂爱情。真是没法好好聊天了。

爱情跟这些有关系么?简直是一句无往不利的话,转念一想又无懈可击。爱情到底有没有逻辑不好说,但初恋一定是没有逻辑的。

我只是想尝试让他明白,初恋只是爱情的雏形,跟爱情不是一回事。真正的爱情,永远兼具凡尘俗世的一切,远不如他想象中那样单纯,甚至饱含孤独、伤痛、欺骗、背叛。而初恋最重要的意义,正是为了让我们为爱情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可惜,爱情世界中没有大师,更无法言传身教,我们都是在彼此的爱恨中路过,感受,懂得,改变。关于爱情,从来就不存在一言以蔽之的金句。

我说,这样吧,我讲两个故事给你听。

2.

表哥曾是我儿时的偶像,因为他是一个敢想敢干的人。翻译过来,就是做事不经大脑。

他还年轻气盛时,对看不顺眼的人抬手就打,下手又没轻重,总给家里惹祸。对喜欢的人,就一股脑儿地对人家好,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先掏自己心窝子再说。

对他的初恋,表哥曾一度把自己倒了个底儿朝天。可惜,他的女神对他不太感冒。但每次女神感冒了,他就跟自己得了绝症一样紧张,送水送药上门,不给开门就在人家楼下苦等,连院里小卖部的大婶都跟他熟了,因为他一等就是一晚上,一晚上要买好几包烟。

曾有一次,他让我陪他在楼下一起等,福利是八王寺汽水我可以管够喝。那晚女神的父母都不在家,表哥从小卖部大婶那里打探清消息后,带着亲手叠的一玻璃罐子幸运星在楼下死守,每个星星里都藏着一句对女神的思念。他希望女神可以接见他,好亲手送上自己的心意。

可怜女神仅仅是从窗口朝他挥了挥手,又趴回书桌前学习了。我喝着汽水,陪表哥仰望了半宿女神窗前台灯的光亮,肚子撑得快爆炸。

那年,表哥正读卫校中专,我上小学三年级。

我不解地问表哥,她都不爱理你,你还站这里傻等干什么?

表哥吸了一口烟,深沉地对我说,你懂个粑粑。爱就是坚持,总有一天她会被我打动。

女神喜欢看电影,表哥就把二姨夫去国外出公差带回家的正版大片偷出来借给女神看,还大方地表示不用还了。最后被二姨夫发现,挨了好几顿暴揍。

表哥家最早买了电脑,486,我喜欢赖在他家玩大富翁一代,一直玩到我二姨同意留宿我。晚上我跟表哥睡一张床,他那年纪精力正充沛,晚上不睡觉总爱瞎折腾,有次从床头柜翻出一沓子信出来,非逼我念给他听。我不耐烦地念了几篇,全是情啊爱啊的,还各种语病,我抱怨说这都什么破玩意儿。表哥得意的说,这都是学校里女生写给我的情书,你哥我在学校里那是绝对的第一大帅哥,全校追我的女生想见我一面都得排队买票。

我说,你傻呀,那么多女生追你,挑一个好看的就是了,为啥非得追着那个女生不放?

表哥说,你懂个粑粑。爱就要专一,三心两意,朝秦暮楚,那不是大丈夫作为。

我问他,啥是朝秦暮楚?

表哥说,就是今天喜欢林青霞,明天喜欢王祖贤。总之,我就只喜欢她。

但表哥的爱,最终没有坚持下去。

女神曾经象征性地跟表哥在一起过几天,不久后又一心扑回学习上,忙着毕业留在大医院。再后来女神跟了一个医院著名教授的公子,顺利谋得好工作。表哥伤心欲绝,甚至不想活了,却被另一位同班女同学好言相劝挽救了性命。女同学喜欢了表哥三年,终于有机会对表哥施展她全部的真心。直到某天,表哥惊醒,她对我这么好,人又可爱,为什么我不能也喜欢她呢?她才是跟我一样坚持且专一的人啊。

那位女同学,多年以后成了我的表嫂。

表哥的坚持,表哥的专一,表哥的悲痛欲绝,表哥的幡然醒悟,让他最终抓住了属于自己的爱情。正是初恋的求之不得,换回了爱情的来之不易。

因为初恋,世界才诞生出喜怒哀乐以外的第五种感情。这种感情叫做:我想要跟你一样。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你悲伤所以我悲伤,我眼中的世界,一切颜色都是你定的。

但爱情是,你的世界跟我的世界,颜色刚好一样,真巧。

3.

我的一个彪悍叔叔,乳名却十分的娘,但我喜欢叫他大昆叔。

大昆是我爸妈的发小儿。在我爸还混迹社会的年纪里,他一直是我爸的左膀右臂。大昆是个没脑子的莽汉,遇事只会硬干,从不懂妥协跟周旋。小时候打架,我爸还没宣布开战,大昆就已经操刀子冲出去了,不见血绝不收手,成年前就几进几出少管所。我妈从小就嘱咐我,在外面受了欺负,一定要回家跟爸妈说,千万不能找你大昆叔,会出人命的。

我爸跟我妈是彼此的初恋,大昆跟他的老婆牡丹也是。不同的是,我爸妈是彼此爱慕,大昆对牡丹是单恋。牡丹生得漂亮,大昆是粗人,他追求牡丹的唯一方式就是把所有追求牡丹的同性用刀剑挡在千里之外,近身一步都有可能丧命。如此许多年,牡丹最终委身于他。

把牡丹娶回家,也许是大昆这一生最大的成就了。大昆对牡丹爱得很深,也可能因为脑子笨,人又轴,一根筋。因为没文化,大昆后来去菜市场卖海鲜。本来牡丹可以考上大学远走他乡,却被大昆死缠烂打,使尽各种粗暴手段留在了老家,陪他一起在市场宰鱼。牡丹再次屈服,但心中积怨,导致两人婚姻生活极不幸福,充满硝烟。幼时的我曾几次目睹,他们在菜市场里一言不合就打起来,是真刀真枪地打,彼此都曾伤及对方,手臂上都有刀疤。

几年后,牡丹还一直没有给大昆生出孩子。有谣传说,牡丹是故意偷偷在避孕,她不想再生出来一个孩子跟大昆一样浑,那她的人生就彻底完蛋了。

牡丹开始在外面有了相好的,是外人意料之中的事。但大昆盯牡丹十年如一日的紧,很快就发现,找出那个男人,把对方砍成终生残疾,自己被判刑六年。

大昆出狱后,牡丹早已消失不见。大昆变卖了鱼摊,每天只做一件事就是找牡丹。皇天不负犟逼种,牡丹终于还是被他找到。大昆再一次靠野蛮手段把牡丹栓在自己身边,并对牡丹撂下狠话,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就是我的女人,你跑不了。

大昆丢了营生,牡丹愈发放荡,夫妻俩过得很惨,几乎全靠朋友接济。

直到有一天,大昆因为追牡丹,在雨中骑着摩托车侧滑,被突然冲出的卡车轧折了双腿。

牡丹跑了,这一次,大昆再也无法满世界地追她了。

下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的大昆,从此自暴自弃,染了毒瘾。吸毒迫使他把父母留下的老房子,他最后的容身之所也变卖了,过着比流浪汉还惨的日子。中间几年,我爸妈还时不时接济大昆,但从来不让他登门,因为他们不想让我见到他那副不人不鬼的样子。

曾经把刚满月的我抱在怀中的憨厚叔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莽汉,最后的结局竟是自杀,就死在他跟我爸妈一起长大的河边。他短暂的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为了心爱的初恋穷极一切;最大的悲哀,是把自己的命给葬送了。

执拗的人以为,最初属于自己的,最终也该是属于自己的。但世间有哪一件事是可以人为操控得了的呢?更何况是爱情。爱情本就不该是强迫,忠贞更不该是畸形的专属。

爱情的本色,应该是自由,是人对人生最不假思索的选择。

4.

我的两个故事讲完了,你明白什么了么?我问几乎快睡着的干弟弟。

他说,哥,你讲的两个故事都太极端了,我还是不太明白啊。

我说,不明白就对了,因为我自己也还不是很明白,更没本事向你说教。

那一年我自己也才二十五岁不到,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他说,但我总觉得,我应该在自己想清楚以后再去认认真真地恋爱,否则对人家女孩子太不负责,会伤害到她的。我想,爱情一旦开始,最好还是能一生一世,这样大家都不会受伤。

他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的善良。

我安慰他说,是的,哪怕结局是喜人的,但过程中我们注定都会受伤。既然人生必经历爱情,就一定会有初恋。至于初恋会不会成为一生一世,谁知道呢。得知以前,总要开始。

他喝着我们小时候最爱的汽水,点头说是。

初恋本身美好或不美好,并不真的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为我们认识世间万般情爱的漫漫长路开启了第一道门。这道门可大可小,决定了我们未来在爱情征途上或远或近的终点。有人迈出去第一步后便再也不曾回头,有人坚守在门口始终不愿离去。

初恋终究是一场执迷,不分善恶。

但真正的爱情,在醒悟的那一刻才刚刚开始。

5.

2014年初,二十五岁的干弟弟在美国结婚了,至于新娘是不是他那位初恋,我从来没有问过。因为那已经不重要了。

爱一个人的确旧就是一生一世,因为只要爱过,就一生一世不会忘。每一个爱过的人,都将成为自己日后的一部分。但能否一生一世地在一起,已经是另一件事了,甚至无关爱情,那是自由的选择,是彼此真心的挽留。

我相信,他发誓会爱一生一世的那个女孩,一定是他曾倾尽一切挽留住的人。

欢迎大家加火柴QQ:304328469,关注空间动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