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

爱情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

说说我的初恋

如果说是初三的话,别人肯定说我早恋,那就说初二好了。我记得小学还有姑娘给我写过情书呢。

我初二那年宿舍有个哥们喜欢上隔壁班初一的一个姑娘。

哥们要跟我比赛看谁先追到那个姑娘。

为什么跟我比赛?我为什么答应跟他比赛?

我初二那年身高164,哥们好像有170,那姑娘差不多也有162啊。

我貌似一点优势也没有。

可是我长得萌呀。我想。但是哥们长得也不赖呀。尼玛。

我不能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呀。

就这样,为了捍卫尊严,我接受了他的挑战。

后来我赢了。

那姑娘要他们班一个女生A让我们班一个男生B告诉我她喜欢我。

感觉这话挺绕的,初恋就是这么躲躲闪闪、羞羞答答,说话都支支吾吾。

我记得第一次跟那姑娘单独见面的时候,我居然紧张得先去上厕所了。姑娘也欲言又止,就像刚出阁的闺女见将来的夫家。我上完厕所归来,看她在树下傻傻地等着我,我不好意思再唐突她,只好开口:“你作业写好了吗?”

“还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写。”

“要不我教你?”我回答得非常迅速,就像做抢答题一样。

“啊?”

“走吧,没事。”

“好吧。”

……

故事的结局想必大家都猜着了,像我这种无趣的人肯定会被人家姑娘甩了。

爱情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

事实上那姑娘对我真是万般忍耐,我跟她分手还是因为我高中去省重点,然后因为异地,因为学业,和平分手了,最好的结局,没有撕心裂肺,也没有痛不欲生,依然是好朋友。

那姑娘到现在也只谈过一场恋爱,我是她的初恋情人。

你们不知道,我和我的初恋连手都没牵过。

多么的柏拉图!

后来我为什么变得这么通情达理,这么幽默风趣。

是因为高二的一个暑假,我回老家遇见了我的初恋姑娘。

我们去了一家奶茶店。

聊了一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话题后,姑娘问我有没有谈恋爱。

我自然回答没有,因为我真没有嘛。

“你有了恋爱也活不过三个月。”姑娘一本正经地跟我说。

“为啥?”我显然有点惊讶加疑惑。

“你那么木讷,女生跟你在一起多无聊。你就是一个木鱼。”

“我有吗?”我狡辩。

“难道没有吗?”

我自视理亏没有说话。

姑娘就继续跟我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和一些谈恋爱攻略。

什么要浪漫要制造惊喜呀,要猜测女生话外之音呀,要察言观色呀等等诸如此类。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怕你到时候哭着给我打电话。”

“你太小瞧我了!”

“不是所有女生都像我对你这么忍耐的。你是学习学呆了吧。”

“我又不是学霸,我怎么可能学呆。”

“你还不是学霸,上初一那会,我们语文老师总是在班上夸你学习认真,成绩好,尤其是语文,擅长总结归纳,而且文笔颇好。”

“怪不得我感觉当年追你这么容易,感觉如有神助,原来如此。”

“对啊,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了,所以你追我的时候,我当时受宠若惊,不过后来才后悔不已,可惜为时已晚,只能凑合着。”姑娘说完这话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你凑合得蛮辛苦的嘛,苦了你了。”

我跟她道别之前,姑娘又强调了一些注意事项,搞得我“嫁”不出去似的。

我高考那年,谈了一场恋爱,不到一个月分手了。

分手理由是“反应迟钝、不知所云。”

当然我不是失恋,只是分手了,一看就知道我不是被甩了。

分手以后我跟那女生还是好朋友。

其实情况是这样的:

“二货,你能不能开窍呀?”

“我哪里不开窍?你这是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理取闹了?”

“你哪里不无理取闹了?”

五阿哥跟小燕子吵架模式开启了。

最后我说了一句:“分手吧。”

“好,分手。”

第二天我跟那女生又坐在一起吃饭了。

女生嘻嘻哈啊哈对我说:“你这个二货,原来你这么二货,幸亏我早日脱离苦海。你怎么就那么木讷呢。跟你当朋友绝对是最佳选择,谈恋爱会让女生精神崩溃的。

“分手了,你都不难过。还这么取笑我。”

“难过你看得出来吗?你个二货。”

那天晚上,女生发了短信给我:你如果成熟一点多好,等你长大了,22岁再跟你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我瞬间感觉我眼角湿润了,我回了短信:“对不起!”

我在床上发呆,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不适合恋爱。

后来那女生上大学交了个男朋友,当天晚上还打电话跟我说:“这下不要等到22岁了。”

我也早已忘了那个不经意间的约定,只是现在也无关紧要了吧,我笑了笑对她说:“这样我可以不每天提心吊胆了,天天想着22岁跟你谈恋爱那事,整天睡不着觉。”

“你还天天想,你这没心没肺的,肯定第二天就忘了。好了。不多说了,他等我看电影呢。”

“好……”我还没说完,她就挂电话了。

恋爱都是有时效性的,你也不是唯一的,不是不可取代的,虽然我是木讷的星座,但是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况且我这么没心没肺。

我大二上学期,我也终于谈了恋爱。

很文艺的开始,《董小姐》的开始,只是《虹之间》的结尾。

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可却不曾说她转瞬长空。

这彩虹还是没有呈现3个月。

这一次我是失恋者,被甩的一方。

没有理由,我还傻×的问理由,还卑微地哀求企图挽回。

还是决绝的不理不睬。

我哭得稀里哗啦打电话给我的初恋姑娘,姑娘不旦不安慰我,还说她早已料到。

姑娘批评我天天在发一些状态、写一些文章秀恩爱,“秀恩爱,死得快”难道是真理?

姑娘说你天天对她那么好,每天都同样的节奏,同样的高旋律,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没有精彩点,没有新鲜感了。

“你不知道恋爱就像养花吗?你天天浇水,花肯定会死的呀。你得隔三差五浇一点,花反而开得旺盛。”

“你为啥不早点提醒我?”我边哽咽边质问她。

“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听呀,处于热恋期的人一般是智商情商都瞬间变低,谁认真谁就容易输,很明显你的前女友心系草原,你这个小破梗怎么会留下一匹野马呢?”

“你怎么看出来的?”

“很多细节呀。要我一一举例?”

“不用了,我想睡觉了。”

“OK。”

我趴在床上在胡思乱想,把整个回忆杂乱无章。

我跟前女友在一起的第二天我就告诉了我父母,人生第一次通知父母的恋爱,跟她在一起的一个月内,我完完全全丢失了自己。她一个电话,我可以立即从被窝里穿上衣服陪她出去找被风吹走的衣服。她一个短信,我可以从课堂上直接出来去很远的车站接她。我甚至在此期间从南京帮她买七度空间带到北京给她,为了制造一份独一无二无可复制的爱。

我从一个二货变成傻×,不知不觉的,没有任何踪迹可循。

我五音不全,却苦练《董小姐》,就为了给她一份语音温暖。虽然还是不在调上。

其实她可以给我一个理由,说我五音不全也好,这样我还有努力的方向。

我当时就是这么卑微地想。

所有的恋爱不过是寄人篱下,那时的我无家可归。我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绵羊在她的篱外徘徊,却始终得不到主人的开门邀请。

“然后呢?”王梓灏跟我讲到这,突然不说话了。我急切问他。

这居然是别人在跟我讲故事,想必大家看到这有一种被甩的感觉,我也是这种感觉。他讲到高潮居然不讲了。

好在灏哥清了清嗓子又继续。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帮助我走了出来。

我研究生考去了她所在的城市,现在我们已经谈了两年多恋爱了,还是特别好。

“就是嫂子呗。”我明知故问。

“恩。”

灏哥就是这么从一个幼稚的小孩到二货再到傻X,最后成为情场的赢家。

“灏哥,你想跟我说明什么?”

“两个道理?”

“哪两个?”

“如果有人能让你忘记过去,那么ta就是你的未来。”

“还有呢?”我想说我知道这个道理。

爱情是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你得到的爱和你学会去爱,都要感谢你的ex们。”

我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你干嘛?”

“打电话感谢前任呀。”我故意这么说。

“你这脑残。”

“脑残的名号我愧不敢当。那是嫂子对你的尊称。”

我一下子就纠正了之前的言论:

灏哥就是这么从一个幼稚的小孩到二货再到傻X,最后成为一个幸福的脑残。

By 居经纬(J先生今年刚20岁,不是蜀黍 )

欢迎大家加火柴QQ:304328469,关注空间动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