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B这事,千万别入戏——让高傲向真实低头,让坦诚来度量每一寸灵魂

装B这事,千万别入戏——让高傲向真实低头,让坦诚来度量每一寸灵魂

别拿“最近忙”说事,自己不靠谱就是不靠谱。什么叫忙?就是忽略了日程表上责任心缺失的任务。既然忙为毛总有那么多时间看韩剧玩保卫萝卜?既然承担了任务就赶快负责任干好,让自己靠谱起来。

别拿“太累了”说事,自己没毅力就是没毅力。要是现在跟咱说明天七点送咱一辆法拉利恩佐逾期不候,纵然咱前一天夜店到三点,第二天五点就能激动起床。起不来床坚持不下健身计划这事,就是咱执行力太差。要想收获,赶快给自己压力去干吧。、

别拿“性子直”说事,自己沟通烂就是沟通烂。“秉性耿直”都是史书上对于情商低的言官的同情语。说话委婉又把事办成又让人开心是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沟通能力。我们要想和人交流沟通好不得罪人办成事,就琢磨琢磨沟通技巧。

别拿“没时间”说事,自己不在乎就是不在乎。女(男)朋友怪你不理她不关心她(他),你回一句“没时间”真心是语无伦次。上个厕所还要五分钟呢,要是真在乎对方,咱就刷题做试验后或者晚饭间起码用五分钟给她(他)发条短信问候一下。

别拿“运气差”说事,自己实力弱就是实力弱。让美国播音员考托福听力,他就是第一个对话错过了也能上25。一切运气,都是要在实力平台上发挥作用的。与其把18分的听力抱怨在运气,还不如赶快做个一百个听写实在。

………………………….

………………………….

………………………….

我们拿着说事的理由太多了。俯拾即是的理由让我们自我放纵得歌舞升平,沉浸在自己构造的理所当然中不能自拔。我们总是不断给自己签订丧权辱国的“借口条约”,批量放弃我们本该向前的进步主权。我们经常是“量借口之物力,结懒惰之欢心”,让自己沦为半堕落半懦弱人格的深渊。

生物如果想生存,必须承认自身弱点,尤其是那些致命弱点,然后才能有针对性的进化出一套针对此弱点的应对机制。乌龟跑的慢容易被捉,但是壳硬,不容易被吃。狼个体弱小无法对抗大型猎物,但是群居一起上容易得手。鸵鸟不能飞容易被捕,但是跑得快难被追。每种动物都有弱点,都有针对此弱点的应对机制。正因为进化出这些应对机制,它们才在千百万年的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

作为一个物种,人类也有弱点。我们速度一般,力气一般,从个体对抗能力上绝对是弱爆了。但是我们解放了双手,开发了大脑,使用了工具,形成了社会。最终,我们人类统治了世界。

作为我们个体而言,我们往往不愿意承认我们固有的一些弱点。人生来就是不一样,各方面就是有差距。我们偏偏有时侯就是不愿或不忍或不敢承认自己某些方面和别人有差距。当自己知道自己就是不如别人时侯,能回避就回避。我不懂什么是人性,但是我猜这就是人性弱点之一:我们不愿或不敢或不忍承认自己某些方面的不足。

我们要想进步,首先要发现问题,接着要解决问题。两者中间有一个很关键的环节,就是承认问题。很多时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问题,而不敢或者不愿或者不忍心承认这是个问题,遑论解决问题。於是乎我们就将错就错,一直屌丝下去,屌丝下去,屌丝下去。

我们总是情不自禁给自己编织一系列丰满的借口,把我们的某种不足描绘成由于某种不可抗的外力而没有发挥出来作用的结果。我们经常对别人说这些理由,有时侯我们给自己都说真的相信了,或者我们选择相信了我们自己给自己编织的借口。

最终,我们把对自身问题的忽视找到了坚实有力甚至堂而皇之的基础,构建了一套支撑我们不思进取的行为逻辑,并且通过对自身的放纵来回证自己的行为逻辑。就是这样一套逻辑,让我们越陷越深,让我们最终成为了我们鄙视的人。

自己某方面先天不足,对着父母老板同学等等打肿脸充胖子,为了面子票子妹子汉子房子什么的都真心OK,这都是人之常情。对自己还是一定要诚实些,不然自己永远不承认自己的问题,永远不去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么我们就要永远要打肿脸充胖子,然后到了哪天我们即使打肿脸也不胖了,我们就真心从人群中主动消失了,不藏功与名。

我真心不赞成自己某方面很挫也要表现出很牛。但是出于种种原因,我们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装B,也行。装B然后自己努力呗。咱现在不牛X,咱让别人以为自己牛X后,赶快努力奋斗让自己真的牛X后也挺好。但是怕就怕装着装着骗着骗着别人,结果自己也信了。最后“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等谜题揭开,无地自容都是小事,以后没法混了:即使你说的是真的也没人信了。

装B这事,千万别入戏,最后把自己也骗了。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己想喝温水,喝着凉水不爽,你告诉别人你喝的是温水也OK,但是让自己相信自己喝的是温水又何必?何不站起身来,走两步,再打一杯温水。

纠我们的原因,我想可能是我们都太骄傲了——骄傲的以致于我们对真实的自己都不肯低头。

天主教教义中有七宗罪,若以与爱的背离来排序,我相信第一宗便是“傲慢”。因为傲慢,我们不仅不敬天地自然,也不敬他人,更不敬自己——真实的自己。我们的傲慢,归根结蒂是一种不自爱,一种自我伤害: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比放纵自己的堕落是更深刻的伤害了。

我们有时侯是那么高傲:我们高傲的认为我们会被以及该被认可,包括我们自己;我们高傲的不允许自己的完美被任何人颠覆,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宁愿高傲的望着完美自身的海市蜃楼,也不愿意低头一砖一瓦地构筑一个通向天堂的巴别塔。

对真实自己的傲慢,让我们沉浸于忽略真实的自己,让我们走向放纵与平庸。恰如“天使之王”路西法,因为“傲慢”,从不认自身限制走向不敬上帝,最终堕落为魔鬼。我们一切的差强人意,归根结蒂是我们对自身真实的傲慢。我们选择性的忽略了一切可能瓦解我们对自己形象的完美天堂的讯息,我们将本该付诸在提升自我的精力挥霍到营造自我繁荣的假象中。

我们少给自己找些理由吧,少给自己想象一些完美吧。当我们能够如小孩子一样坦荡地面对自己的真实时侯,就是我们走向提升的时侯。我不禁想起《道德经》中的一句:“圣人不失赤子之心。”以及《圣经》中的一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马太福音18:1-5)

不管我们能不能对所有人完全真诚,我们一定要对自己完全真诚;不管我们能不能对所有人彻底谦卑,我们一定要对自己彻底谦卑。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看见自己,感悟自己,提升自己,收获自己。

朋友,在我们与自我灵魂的互动中,我们何不让高傲的自己向真实的自己低头,让坦诚来度量我们的每一寸灵魂?

转自人人网

欢迎大家加火柴QQ:304328469,关注空间动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