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文字

关于爱情的文章

《致约瑟芬》—拿破仑

1796 年11 月13 日于维洛那 

我不爱你,一点儿也不;相反,我讨厌你——你是个淘气、腼腆、愚蠢的灰姑娘。你从来不给我写信,你不爱你的丈夫:你明知你的信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快乐;然而,你却连六行字都没给他写过,即使是心不在焉、潦潦草草地写的也好。高贵的女士,你一天到晚干些什么呢?什么事这么重要,竟使你忙得没有时间给你忠诚的爱人写信呢?是什么样的感情窒息和排挤了你答应给他的爱情,你那温柔而忠诚的爱情呢?那位奇妙的人物,你那位新情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能占去你的每一分钟,霸占你每天的光阴,不让你稍稍关心一下你的丈夫呢?约瑟芬,留神点,说不定哪个美丽的夜晚,我会破门而入。我的爱人,得不到你的讯息,确实使我坐立不安。立刻给我写上四页信来,四页充满甜蜜话语的信,我将感到无限快慰。 

希望不久我将把你紧紧搂在怀中,吻你亿万次,像在赤道下面那样炽烈的吻。 
波拿巴 

1796 年11 月27 日 
下午3 时于米兰 

我一到达米兰,立刻跑到你寓所去;我丢开一切来看你,来拥抱你–你却不在那里,你从这个城市跑到那个城市,到处寻欢作乐;你是在我快要到达之前走的;你已经不把你亲爱的拿破仑放在心上了。你当时爱他只是出于一时心血来潮;你的变幻无常使他对你冷淡了。由于习惯于出生入死,我懂得如何弥补生活中的烦恼和痛苦。我现在经历的不幸是难以言状的;这一切原是可以避免的。我在这里将等到9 号晚上。不要感到为难,寻求欢乐去吧;欢乐原是为你准备的。只要能使你快乐,世上又何乐而不为呢?只有你丈夫一个人非常、非常的痛苦。 
波拿巴 

1806 年11 月6 日晚九时于柏林 

我收到了你的信,你好像很生气,因为我说了女人一些刻薄话,一点儿也不错,我最痛恨的就是偷情的女人。我习惯于规矩、温柔、体贴的女人;我爱的是这种女人。如果我被惯坏了,那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你一定注意到,我对德哈茨费尔夫人就很宽厚,她是个聪明而规矩的女人。当我把他丈夫的信给她看时,她深情而真挚地哭了,一边对我说:“啊!果然是他的笔迹!”她念信那声调深深打动了我的心;她使我难过极了。我对她说:“好吧!夫人,把那封信扔到火里烧了吧;现在我再也不忍心下命令惩办你丈夫了!”她把那封信烧了,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她丈夫如今再也不必提心吊胆了。如果我们晚两个小时见面的话,那就来不及了。你看,我爱的是规矩,真诚、温柔的女人;但那是因为她们像你的缘故。再见,我爱;我身体很好。 

拿破仑 

1810 年4 月21 日于贡别纽 

我爱,你4 月19 日的来信收到了——写得很糟糕,我还是依然故我,像我这样的人是永不会变的。我不知道欧也纳对你说了些什么。我之所以没有给你写信是因为你不给我写,其次是我只希望你心情愉快一点。听说你要到马尔梅松去,并且对此感到满意,我很高兴。我很希望收到你的信,同时也乐意写信告诉你我的景况。不多写了,等你把这封信和你那封信作了比较之后再说吧;那时,我将让你自己来判断:我们两人究竟谁对谁好,谁比谁气量大。 

再见,我爱;保重身体,对待你自己和我都要公正些! 

拿破仑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

  前几日的一个晚上,几位朋友来我处小聚,闲聊中,一位朋友讲述他们单位一对夫妇闹离婚闹了一年多,就在去法院办理手续的路上,由于发生了一件很小很小的小事,而又相依回家的故事。在座者听后,不由沉思良久。 

  这对夫妇结婚8年,有一女儿,读小学一年级。由于妻子两年前结识了一位“相见恨晚”的男士(妻子原话),双方堕入情网而不能自拔。每日回到家中,瞧见那木讷,不喜言辞,缺少温情的丈夫,一种遗憾 就不由从心头涌起,金凤凰另栖枝头的欲望日渐一日加深,吵吵闹闹也由此而开始。丈夫好言相告,说他心里真的喜欢她、爱她,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不要轻言离婚。可妻子根本不听,她认为丈夫与现在的情人之间有天壤之别。于是由吵吵闹闹发展为大打出手,最终丈夫同意离婚。 

  一切条件谈妥后,在去法院办理手续的路上,两人在横过马路时,妻子在前面急急走着(此时她是“离”心似箭),丈夫随后。就在此时,一辆卡车飞一样疾驶而来,妻子一点也没有发现。这时只见丈夫疯一样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妻子,把她紧紧地抱在怀中。汽车从他俩身边疾驶而过,车轮扯破了妻子的长裙……妻子仰起脸,凝望着脸色惨白的丈夫,泪珠一滴一滴滚下来了,顷刻,一下子伏在丈夫的肩上失声痛哭起来…… 

  由朋友讲述的这个故事,我不由想起一位心理学教授曾对我谈过的关于“迷恋”和“依恋”的理论,她说一男一女相恋相爱,一般蕴含两类情愫,即迷恋情愫和依恋情愫,而从迷恋情愫升华为依恋情愫,需经过一段漫长的、心心相印、风风雨雨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座情感的炼狱,双方都产生“依恋”的情愫时,那就是一种感情的极致。如文中提到的这位女子,她婚外情的产生只是为一种迷恋情愫所致,当他们婚姻之河中真情真爱的湍流撞击到她心灵的痛点时,她就会感到灵魂的痛苦和思想的愧疚,她对丈夫的依恋之情就会骤然升起。可想而知,他们未来的婚姻会更牢固,因为他们的爱情已跨过了一座情感的炼狱,经历了岁月风雨的冶炼。 

  记不清哪位哲人说过,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这位哲人说他看见年轻恋人在绿荫花丛中相依相偎,但对他们熟视无睹,但当偶尔看到一对老夫老妻相挽着,蹒跚而行时,心中却有一种肃然的感动,那是一种黄昏之恋透射出来的安详之光,折射着青春的甜蜜,成年的幸福,老年的充实,那绵绵的温柔意境,蕴含了爱情的永远,实是分量沉沉的婚姻之果!

踮起脚尖来爱你

  爱上他,从开始就注定是一厂青涩卑微的暗恋。

  他那么高,跳起来灌蓝的潇洒风姿,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

  而她,只是一朵低到尘埃里的小花,既不高呀不美,又不怎么会来事儿,挤在一群爱慕他的人中间,渺小的象一粒沙子,他甚至从来也没看她一眼。

  可她,心甘情愿地做了篮球队的后勤,只要有他参加的球赛,她一场不落,其实并无大的奢望,她只是想在他渴的时候送上一瓶水,流汗的时候送上一条毛巾,看好他的衣服,为他每次进球鼓掌……

  默默做好这些琐碎平常的事,并从中获得付出不求回报的简单快乐,便是她一个人爱情的姿态。

  那次比赛很激烈,他不甚被人撞伤了鼻子流血了,他从球场上下来,径直跑向呆呆的她,扯过她怀里的包,抓住一张纸塞住了鼻孔,那时她放从惊吓中反映过来,紧张兮兮地问怎么样?疼吗?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他的腿很长,走路又快,她几乎得一路小跑跟在她身后,到了无人处,他忽然停下来,看了她半天,不禁伸手把她揽到胸前,温暖的唇就落了下来。

  柳树的叶子拂到她脸上来,她脑子一下就晕了,那时候却还没忘了他受伤的鼻子,怕他的鼻血因低头而涌了出来,她使劲地踮起了脚尖,去迎合他生命中的初吻。

  初吻于她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那瑟瑟发抖的小腿,因太用力去够他的嘴唇,她的小腿几乎抽筋。后来她曾不解地问他,当初那么多喜欢你的美女。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并不起眼的我呢?他把她包进怀里吻了一下说,因为我记得你那笨拙的吻,那个时候还记得照顾我那受伤的鼻子的你,一下子就打动了我的心。

  是的,她不知道,从她努力踮起脚尖的那刻起,他就认定了她,这辈子非她不娶。